话题 | 下班之后工作群里有人 @你,回么?

社会 0秒前 阅读:0 赞:

下班之后要不要谈工作?这一灵魂拷问,开始困扰 2019 届毕业生了。近日,关于 " 下班自由 " 的讨论,再一次在互联网上引发热议。其实,这一问题已经困扰无数人很多年了,特别是在微信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最主要社交工具之后,问题便变得愈发严重。领导下班后私信你,回么?工作群里有人 @你,回么?可以想见,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回,但很多时候却不得不回。

哲学家尼采曾经给 " 奴隶 " 下了个判断标准:" 谁不把一天的三分之二留给自己,谁就是奴隶,无论他想成为怎样的人,成为政治家、商人也好,成为官员、学者也罢,只要这样就都是奴隶。"

照尼采老师这个标准,当今时代,好像没人敢说自己不是奴隶。尼采是不知道,一百多年以后,人类世界出现了一个叫做互联网的怪兽,沟通了整个世界,从前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而且现代人的这种奴隶状态甚至是某种自我奴役,不要说把手机关机,即使是手机快没电了,都会引发现代人极大的焦虑感,感觉自己要自绝于整个世界。不要说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属于自己,人们恨不得 24 小时随时在线。

同样因为互联网的存在,让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模糊。因为你没法像过去那样让领导找不到你,而移动通讯又让所有的场合都可以变成工作场所,家里、宾馆、机场、大街上 …… 还记得新浪微博那个苦哈哈的工程师吗?在自己的婚礼上收到鹿晗公布恋情的消息,不得不在婚礼现场维护微博平台。

这种奇葩的事情只会发生在互联网时代。还有一直被诟病的 996 工作制,感觉从工业革命之后百多年来,劳动者们前赴后继争取来的休息权,又被互联网这个巨兽一口一口给蚕食回去了。

是企业强迫我们 996 吗?别闹了,不会有任何一家企业把 996 工作制写进合同里,我们都是 " 自愿 " 的。马云和刘强东们鼓吹着加班是一种情怀,他们没撒谎,如果我一分钟赚几十万,我也会对工作充满激情。

除了情怀,还有利诱。前两天看个段子:深圳有一家奇葩网络公司,五点半下班,六点半有公司班车,为了不挤地铁和公交,员工自愿加班一小时。六点半刚想走,又想起另一条制度:8 点钟有东来顺的工作餐。那就再加一会儿班,吃了工作餐再回家。8 点钟吃完饭,又想起 10 点钟以后打车报销。干脆加班到 10 点再回家吧。于是员工们自愿加班了 4 个半小时。这家公司叫腾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年轻的毕业生们显然不打算过这样的生活,他们开始探讨 " 下班自由 "。而在有些懒散惯了的国家,人们走得更远,他们希望把 " 下班自由 " 变成法律意义上的个人权利。

去年年初,法国的新法规定,员工下班后有 " 断网的权利 ",可以不理会工作时间以外的电话和电邮。法国一家研究机构于 2017 年 10 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法国员工在上班时间以外仍使用智能手机或电脑工作,有六成员工希望政府能立法保障他们的权益。

那么我们能够复制法国人的经验吗?我看很难,别说断网的权利了,我们连传统的带薪休假还没能很好地落实下去呢。我们可以设立法律,但在现实中,个体是不是敢冒着失去工作的风险行使权利却很难说。不过我们总是可以寄希望于年轻人,他们有一言不合就辞职、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勇气和资本。

而就像我前面说的,人们放弃 " 下班自由 ",不完全是源于企业的要求,很多时候这是一种自我要求。更多的加班意味着更多的收入,人们试图通过增加工作量来缓解生活压力。

所以当人们工作的时候,还总幻想这是暂时的。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财务自由,可以把全部时间留给自己。然而这或许只能是幻想,因为即使实现了财务自由,人就跟着自由了吗?很多企业家早已是实现了财务自由,但按照尼采的标准,他们也是奴隶。财富的奴隶。

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生存方式,我们有意或无意、迫不得已或心甘情愿地成为了奴隶,工作的奴隶、家庭的奴隶、朋友圈的奴隶、消费的奴隶 …… 我们总幻想着 " 明朝散发弄扁舟 ",实际上却只能 " 长恨此身非我有 "。

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

相关标签:
更多 社会新闻 前往社会新闻频道 前往阅读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